东西部扶贫协作气象新(东西部扶贫协作一线探访)

文章正文
2020-07-21 02:27

  开栏的话

  2016年7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宁夏银川主持召开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时强调,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是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协同发展、共同发展的大战略,是加强区域合作、优化产业布局、拓展对内对外开放新空间的大布局,是实现先富帮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目标的大举措,必须认清形势、聚焦精准、深化帮扶、确保实效,切实提高工作水平,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

  4年来,相关省区市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和党中央决策部署,完善结对机制,细化帮扶举措,扎实推进东西部扶贫协作,携手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共同走向全面小康,各项工作取得了新进展、新成效。本报记者近期走进接受帮扶的西部省区市,实地探访东西部扶贫协作的生动实践和给当地带来的喜人变化。今起推出“东西部扶贫协作一线探访”专栏,陆续刊发前方记者发回的报道。

  

  福建莆田市有个涵江区,宁夏西吉县有个涵江村。

  村名新起,原叫“烂泥滩”。过往模样名副其实,村道脏乱差,贫困程度深。

  3年前,“闽宁协作”种子在这里落地生根,“烂泥滩”开始蝶变:砖瓦房替代了土坯房,硬化路通到家门口,家家用上自来水。“刚卖了两头牛,进账2万多元。”路遇已脱贫的村民杨如仓,阳光下笑开颜。去年,全村人均可支配收入近万元,3年增长3倍。

  深度贫困村,摘掉了穷帽子。大家一合计,村子改名“涵江村”。“铭记闽宁协作成果,擦亮闽宁示范村的招牌。”驻村第一书记秦振邦这样理解。

  涵江村小样本,折射东西部扶贫协作大战略。

  在东部地区支援西部地区20周年的重要节点上,2016年7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宁夏银川主持召开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时强调,西部地区特别是民族地区、边疆地区、革命老区、连片特困地区贫困程度深、扶贫成本高、脱贫难度大,是脱贫攻坚的短板,进一步做好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工作,必须采取系统的政策和措施。

  持续开展了20年的东西部扶贫协作,由此吹响新号角。突出产业合作,突出劳务协作,突出人才支援,突出资金支持,东西部扶贫协作向纵深推进。

  突出目标导向 聚焦精准脱贫

  “这4年,东西部扶贫协作最大的变化是啥?”

  宁夏同心县,面对我们提出的问题,福建第十一批援宁工作队领队、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副秘书长黄水木没有马上作答,建议先看项目。

  走进石狮开发区麻圪塔村,原先的1.3万亩荒滩地,眼下已成为草畜一体化产业园。“种的是适合当地生长的巨菌草,养的是瞄准市场需求的杜泊羊。”项目负责人雷灿煌介绍,项目去年启动,眼下存栏3000多只。

  “扶贫效果怎样?”

  “鼓励周边村民和贫困户养殖,我们出技术、包收购,每公斤高出市场价2元钱,惠及1000多户贫困户。”雷灿煌说。

  转至周边村,心里更有底。聊起养殖新品种,贫困户们竖起大拇指:“羊儿长得又快又壮,关键不愁销路!”

  “目标更明确,重点更突出,就是聚焦精准脱贫,紧盯脱贫实效。”看完一圈后,黄水木给出了答案。

  “要突出目标导向、结果导向,不仅要看出了多少钱、派了多少人、给了多少支持,更要看脱贫的实际成效。”4年前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明确要求,是衡量东西部扶贫协作的重要标尺。

  看成效,一把尺子量到底。

  云南澜沧拉祜族自治县云山自然寨,参观村民张大友新家,拉祜民族风与海派元素交织。在上海黄浦区的对口帮扶下,云山寨的乡亲告别漏风漏雨的篱笆房,住上新房。除了危房改造,另有15个沪滇帮扶项目落地于此。挂职澜沧县副县长的上海黄浦区干部张辉,更看重扶贫带贫效果:云山寨贫困发生率曾经高达75%,如今已降至1.8%以下。“‘上海印记’要落在一个个扶贫项目里,更要落在贫困户的一张张笑脸上。”

  划重点,聚焦最后硬骨头。

  广西脱贫的硬骨头在哪?大桂山脉东段的“土瑶”聚居区是其中之一。石头山里,生态脆弱,一方水土养不了一方人。挪穷窝,还得断穷根。广州把扶贫车间办进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广西贺州市平桂区文华社区,来自广州的超群公司进驻仅半个月,就有100多名瑶族群众到岗。箱包缝制,赵亚英眼下已驾轻就熟,“离家只有1公里,每月工资4000元,家门口端饭碗,踏实!去年摘了贫困帽,日子会越过越好。”

  再深化,结对帮扶心更近。

  山城重庆,山东“亲戚”越结越多——山东14个地市结对帮扶重庆贫困县之外,还有上百个乡镇、150多家企业、160所学校、66家医院加入“鲁渝协作大家庭”。四川乐山,浙江企业越走越近——浙企党组织与当地贫困村牵手,其中仅组织社会捐助就超过7000万元。

  脱贫攻坚,越到最后越要绷紧弦、加把劲。

  截至7月上旬,北京今年支援内蒙古的资金投入已超18亿元,同比增长18.7%。“遭遇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大家都在过紧日子,但北京上下有共识,对口帮扶内蒙古的资金只增不减。”挂职内蒙古自治区扶贫办副主任的北京干部张厚明说。

  山东烟台市农业科学研究院蔬菜研究所专家姚建刚,被选派到重庆巫山县开展扶贫协作。去年底服务到期,当地群众热情挽留,他今年继续干……“一个专家带动一个产业。近两年来,像姚建刚这样的专业技术人员,我们选派了1500多名,不获全胜不收兵。”挂职重庆市政府副秘书长的山东省干部赵锋说。

  激发内生动力

  促进稳定脱贫

  “扶贫协作帮一把、送一程,脱贫成效如何立得起、稳得住?”在西部地区采访,一路且行且思。

  走进堰塘村,受到了新启发。

  重庆武隆区堰塘村,毗邻天坑、地缝、仙女山等知名景区,却一度是个贫困村。

  给资金,出点子,打通翻山路,扮靓村里景,民房变民宿——济南市帮扶工作“借力使力”,着力把周边景区旅游人气引过来。今年“五一”假期,村里吸引游客超2万人次。村民陈建斌的农家乐进账3万元,他盘算要扩建:“腾出原来的厨房,可以多接5桌客。”

  “东西部扶贫协作从‘输血式’向‘造血式’转变,带动更多贫困群众实现稳定脱贫,走上致富路。”挂职武隆区政府党组成员的济南干部李广华说。

  如何精准发力帮助造血,激发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

  “水质好、气温高、日照足,这么好的自然条件,能够种出好东西。”上海青浦区援滇干部季春华挂职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芒市副市长,熟悉当地情况后,他就开始联系将芒市列为上海市外蔬菜主供应基地。定品种,给技术,种子也从上海运来。如今的芒市,马铃薯、甜脆玉米、茭白等十几种蔬菜稳定供应上海人餐桌。“打的是反季节时间差,效益有保障。”

  协作,就要搭好优势互补的桥梁。东西部深化务实合作,因地制宜发挥互补优势,一大批现代特色农业拔节生长,越来越多的西部贫困群众稳定吃上产业饭。

  广西昭平县黄姚古镇,贫困户黎云燕在景区门口支起了美食摊。29岁的她来自黄姚镇文洞村,家里孩子多,日子过得紧。对口帮扶的广东肇庆市鼎湖区,去年在黄姚镇组织就业培训,黎云燕拉上丈夫,一起走进镇里的粤厨培训基地。如今,小两口的美食摊日日飘香,“节假日期间,一天收入上千元!”

  帮扶,关键在帮人。“一技傍身,彻底翻身;一人就业,全家脱贫。”更加注重劳务协作,保障稳定就业,成为东西部深化扶贫协作的重要内容。

  走出去有新天地——2018年起,上海市每年拨出专项资金,帮助云南5000多名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在沪上岗。

  家门口有新门路——去年,福建在宁夏累计建成扶贫车间184个,带动就近就业7050人,其中包括3100多名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

  “点对点”助返岗复工——克服疫情对贫困群众务工就业的影响,抓好返岗稳岗转岗服务是东西部扶贫协作的硬任务。“点对点”有效对接,搭平台、供岗位,东部地区力保今年吸纳中西部地区贫困劳动力务工总数不少于去年。

  考核压实责任

  协作走深走实

  “脱贫攻坚是干出来的,靠的是广大干部群众齐心干。”4年前,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殷殷嘱托。

  手拉手,齐心干,东西部携手决战贫困。

  强化考核压实责任,扶贫协作步子更齐、动力更足。

  2017年启动的东西部扶贫协作考核,不仅指向帮扶地,也指向受援地。

  “考题”六大类,指标数十项,从“党委政府负责同志到扶贫协作地区调研对接”,到“财政资金投入增长比例”,再到“带动贫困人口脱贫数”,样样要求实打实。

  云南昌宁县,挂职副县长的上海闵行区干部陈震强,年初经历扶贫协作考核,成绩不错。“把责任压实,推动各项扶贫措施落实落地,才能经得起考核检验。”

  宁夏隆德县,挂职常委、副县长的福建闽侯县干部樊学双,既感压力,更有动力:“考核既是指挥棒,也是增压器,让扶贫协作的努力方向更明确、更精准。”

  观念互通蔚成风气,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华溪村,重庆石柱土家族自治县的深度贫困村,牵手山东淄博市“乡村旅游模范村”中郝峪村,两村联合成立乡径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中郝峪村组建团队进驻华溪村,对农家乐实行统一培训、统一管理,提升接待能力和服务水平。理念移植,经验复制,2019年华溪全村85户、307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张桂荣,大连大樱桃种植专家,2018年起到贵州六盘水市六枝特区帮扶。在落别乡樱桃基地,这位58岁的专家拉着妻子一道,把桌椅床铺搬进实验大棚,就为了彻底扭转“落别樱桃不结果”的状况。眼下,大樱桃开花结果,试种成活率超过九成,“乡亲们的日子一定能像大樱桃一样红红火火!”

  东西部扶贫协作,政府牵线引导,市场同步发力,产业链梯度转移,供应链优化布局,广阔空间正在拓展……

  四川广安市,南浔—广安东西部扶贫协作产业园去年迎来首批企业入园。厂房现成,设备可租赁,来自浙江湖州市南浔区的南洋电机“拎包入驻”。优惠政策之外,公司总经理沈恩明更看重市场前景,“广安土地、用工等要素比较充裕,又有西南地区广阔市场。早就想过来,正好赶上东西部扶贫协作的东风。”

  宁夏隆德县,闽宁扶贫产业园2018年起有了药企身影。上海医药集团在此成立中药资源有限公司,看中的就是西北优势原料基地,既能带动贫困户种植中药材增收,还能直接对接供应源头。公司科研负责人陈梦龙说:“直接找产地,是近年来大药企布局的新趋势,我们也是顺势而为。”

  把东西部产业合作、优势互补作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课题,大胆探索新路,东西部扶贫协作不断走深走实。

  今年7月3日,“闽宁对口扶贫协作援宁群体”获中宣部授予“时代楷模”称号。

  这是一个跨越24年的奋斗集体——先后11批180余名福建挂职干部,2000余名支教支医支农工作队员、专家院士、西部计划志愿者奔赴宁夏,与宁夏人民一起用智慧和汗水创造了东西部对口扶贫协作帮扶的“闽宁模式”。

  东西部扶贫协作故事仍在续写,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画卷已壮丽铺展。


  《 人民日报 》( 2020年07月20日 01 版)

(责编:杨光宇、岳弘彬)

文章评论